十二點六十一分

Er.
輕微的cp潔癖.但對家不開車都能接受.

一个无关剧情发展的番外(上

兼职。(cp向NH

番外。年龄操作。

大写的OOC

 

入夜。

或许他该庆幸教师办公室装了空调,否则面前这个没什么耐性的大人模样的孩子肯定呆不了这么久。嗡嗡运行着的机器源源不断制造着暖气室内温度还算适宜,至少Notch只穿着件衬衫都没感到多冷。手头的工作目测一时半会儿解决不了,但他有那个耐心——毕竟这就是他的目的。Notch用空出的左手撑住脸颊似是沉思状,悄然掩去自己快要露出的笑意。

已经很晚了,这点光是从已经漆黑一片的窗洞便可看出。屋内灯光充足至于玻璃上也蒙了层反光看不真切外面究竟是星点还是路灯昏黄光晕。

他根本不必去看身旁正接受无声惩罚的坏学生是什么表情,他很清楚这个人的底线在哪儿。

停笔,活动了下因不断的记录而酸涩的手腕Notch取过手旁的咖啡杯。他也有些倦意了,毫无停歇的脑力活动让他有点意识朦胧;黑咖啡醇厚的香气一下子冲散了这些感觉,他稍稍抿了一口。

还是有点苦,果然只是虚有其表,Notch憋着不让自己吐出来,下次得记得放点方糖。

看着他因为味觉上炸开的苦味而表情扭曲,身旁的小孩子终于开了口。

“我说Notch,如果你把我叫来只是为了看你喝咖啡和写字的话,那么我回去了。——以及你的字真是不敢恭维。”

Notch觉得他应该把这口咖啡喷到他弟弟的脸上。

但他还是忍住了,咽下这口难以言喻的东西,Notch试图让自己看起来比面前的人要有威慑力。他必须要让自己的弟弟意识到这事的重要性。

“你知道你干了什么吧,我的弟弟?聚众闹事,还带头打伤自己同窗——你就是这么让我以你为荣的吗?”

他说的都是事实,但显然他的弟弟对此却是一副处变不惊的样子。

“这些东西都只是家常便饭而已,Notch。再说要不是你干预,我也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Herobrine实在是觉得有些窝火,本就是red挑起的事,自己碍于还有这么一个哥哥在已经表明了不想和他搞事,结果这家伙——他也不想打伤red,或者是根本就不是他弄伤了red,他们懂得见好就收点到为止,说是打架不如说是纯技艺上的搏斗。当他发现red受伤时也是觉得有点不对劲,回头一看那个son of bitch已经跑远了。本来好好的日常搞事变成了与同学聚众斗殴的恶性事件Herobrine能怎么办,他也很绝望啊。

他本以为会有人为他开脱,但竟所有矛头都直指他。唯一的证人red还在晕厥中。

他彻底的成了替罪羊。

他的白痴老哥站了出来,说是会好好的负责这件事,

结果也是什么也没查就怪他的弟弟吗?

“你什么都不知道。”

“我只知道你犯了错,仅此而已。”

Herobrine觉得这人的脑回路简直是没救了。

“你没那个资格教育我,Notch,你什么都不知道。”

Herobrine决定不再去理这个固执的白痴,将挂在臂间的校服外套抖开套上,边往外走的同时他侧过脸不忘留下一句嘲讽。

 

或许Herobrine会后悔他说了那句话,

因为就在他话音刚落,一直坐在位置上安分改着教案的,他的师长兼哥哥,迅速的起身并且以一种不可思议的力度把他反身压在办公桌上,牢牢的锁在身下。

Herobrine只感到一瞬间的天昏地暗以及肩胛骨连着背部一大片肌肉骨骼传来不可忽视的疼痛感。他的手腕被Notch用一只手钳住上举压在红木桌面上,他的手背触上了似乎是Notch之前在改的一份教案。

“Notch!!你发什么疯!!放开我!”

Notch所施的力度大到难以想象,他的后脑如果也撞上了桌面那么或许他已经昏过去了。这种别扭的姿势很难受,相比之下Herobrine有些不知到底是屈居人下的感觉让他不好过还是被迫禁锢住的身体传来的不适感多——总之哪种都不是好兆头。Herobrine自持要比这个疯子冷静的多,正如一贯他所表现的那样。他奋力挣扎,能派上用场的只有还能运动的腰腹与腿部,他只能像砧板上的鱼一般挣扎。他已经懒得再去和这个失去理智的人多计较,他不想知道Notch是怎么想的,关于Notch的一切都与他无关。手腕被Notch捏的酸痛,被压制住的人试图从他面前这个疯子手里逃出去。

“我怎么会呢。”

Notch空出的一只手顺着青年美好的腰腹线条轻抚向上,撩起些许碍事的布料。长时间处于室内的生活作风让Herobrine的肤色不至于特别深沉,健身起到的作用不过是消减赘肉罢了。一小节完美得引人遐想的腰际线裸露在日光灯投下的光线中,Notch的目光终于落在了Herobrine的正脸上。

对着Herobrine半是恼怒半是讥讽的目光,他解下了自己的领带。

“不要忘了我是你的什么人,Herobrine。”

他此刻是微微笑着的,Herobrine似乎才想起来他的哥哥还有个身份。——

他的爱人。

他开始后悔为何当初要和这个固执的白痴纠缠。他明明可以什么解释都不做,然后转身走开的。

接下来一切显得那么顺理成章又突兀无比。

 

他的手腕被Notch用领带绑住,系在了看上去就很沉重的一座装饰品假山上。这还是他当初亲手帮Notch挑的。

还在被误解的Herobrine不想和Notch在这种地方温存,一点也不想。

他趁着Notch起身解衣服那么一段时间,蓄力抬腿踹上了面前人的肩膀。

如果可以的话他想直接瞄着脸踹的。

结果这种反抗被Notch轻松躲过,顺手抓住了他的脚踝往反压回去。

下身的衣物被轻松除下,如果忽略其中他不断的反抗和挣扎的话。即使开着空调裸露在外的皮肤依旧感到了寒意,带着薄茧的手指从膝窝一路爱抚到腿根,充满活力而极富弹性的年轻人的肌肉因紧张而有些绷紧,简直让Notch爱不释手。Notch觉得这简直像一场梦,Herobrine在他面前从未展示出弱势的一面,但现在可不同了。自己的弟弟现在只能做些无谓的反抗,无伤大雅,又充满了情趣。他很乐意这么一直玩下去,但发涨的下身告诉他这可不是什么好主意。

他们交换了今晚的第一个吻。

由Notch主动提起的,纠缠许久的吻。Herobrine几乎是浑浑噩噩的接受了,这给了Notch一个好机会。他的舌尖撬开微张的唇齿,深入那总是冒出一些嫌恶字词的口中将Herobrine仅剩的抱怨全部堵了回去。他不知足的侵略着纠缠着渍渍水声清晰可闻。挣扎着的人有了反应,也不留情的用唇齿反击,亲吻变成了舔咬啃噬,他们仿佛两头野兽以互不相让的亲吻叫嚣着要把对方拆吞入腹。

Notch只想把身前的人一同拉入地狱。

毕竟他的弟弟本来就不是什么善类。


评论(5)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