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點六十一分

Er.
輕微的cp潔癖.但對家不開車都能接受.

[NH]兼职

避雷

CP向NH。人物私设多ooc有。校园AU。

补上一句咱的N……还是给他头发吧。

你们不心疼他我心疼H的眼睛。他都白内障了你们还要让个大功率电灯泡一天到晚在他周围晃。简直惨无人道(。

如能接受的话那么请往下↓

-------

3.

Notch在法律意义上是他的哥哥,这点没的说。虽然在Herobrine的眼里他更像个保姆。

至于他们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Herobrine感到有些恍惚。

地铁到站,人潮涌动。

那是他高中的毕业聚餐。刚成年——甚至还未成年的一群孩子举起盛着颜色各异酒水的杯子,觥筹交错间抒发着对未来的向往。

他当时只是怕自己不胜酒力,面对聚众狂欢的正处叛逆期的青年们他也是手足无措不得已给Notch打了个电话。

Herobrine当时完全没想到,Notch甚至比那群小混蛋们还要疯。

已经二十出头的青年完全没了平日里的稳重,就只是像来参加聚会的同窗一样痛饮淋漓。

当然,知道他乘出租车到那儿是之后的事。

看得出来Notch有多开心,从他手中一次次不断倒满的又喝尽的酒杯中足以证明。

Herobrine第一次开始有些感到不适。

他并不知道这是什么感情,他也不想知道,大概是看着Notch这张蠢脸笑着就感到不舒服之类吧,他怎么可以笑的这么开心。

酒精开始起了作用,Herobrine开始觉得脸上发烫。他很清楚这点浓度的酒精根本放不倒他,或许这要多谢一直在帮他挡酒的Notch,虽然他看得出来Notch甚至有些欣喜。刚成年的孩子缩在无人问津的角落,捧着酒杯似是小心翼翼的抿着,灰白的眸子里隐隐约约藏了些怒气有意无意瞟向人群中热火朝天带动气氛的兄长。Herobrine不想任由他,但已经被酒精麻痹影响的脑袋完全找不到合适的理由。

上帝啊。他揉着发胀的太阳穴这么无声叹慨。他的哥哥真是个无药可救的混蛋。

他最终忍不住把坐在一群还显稚气的年轻人中的自己兄长拉出来,揪着已经醉的一塌糊涂的人的领带一字一句警告。

“给我少喝点——我的意思是,这是我的派对,不是你的。”

酩酊大醉的青年不解的眨了眨眼,混沌一团的脑袋已经无法意会他的弟弟说了什么,此刻别扭的姿势只是让他觉得不舒服。

“等等……Herobrine,放开,有话…好好说。”

起码他还认得自己。Herobrine冷哼一声——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他要这样,但总之就是做了。——撬开Notch的手夺走酒杯,他握着领带的手并没有松。

“我是让你来接我没错,但我没让你来买醉,”吵闹声淹没了两人间大部分的对话,Herobrine不得不提高音量,幸是狂欢中的人无一听到这段略显不愉悦的插曲。“我好奇我们两到底谁才是比较小的那个,Notch。”

Notch没说什么。他觉得自己并没有醉得太深,他看得出自己的弟弟不开心了。

然后他亲了上去。

 

4.

Herobrine完全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

还是个孩子的他愣在原地,感受到他的哥哥在他唇上轻轻啄了一下然后离开,用着乞怜的眼神看着自己。

他不知道当时自己是有多好的自制力,以至于没有一下子推开醉的估计已站都站不稳的Notch,然后仓皇逃开。

他只是呆愣在原地,

这很大一部分估计也是酒精的作用。

Herobrine突然发现自己有个坏习惯,那就是喝多了以后喜欢胡思乱想,

就比如现在这样。

看着似乎是因为惊吓过度而并无反应的Herobrine,Notch小心翼翼开了口。

“弟弟……我是说,Herobrine?”

青年思索了一会儿,然后全盘托出。

“我喜欢你,一直都。所以不要生气了好吗?”

“如果你也喜欢我的话。”

 

5.

他听到了什么??

Notch喜欢他??

Herobrine此刻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今晚真是糟糕。他支吾着想要往后退却摸到了墙壁。

他好像忘了自己一开始就是在角落来着。

 

6.

他们并不是亲生的兄弟,他们甚至连血缘关系都没有,Herobrine一直都很清楚这一点,

但这他妈的也不是Notch耍流氓的借口。

体型差的关系,在角落里的Herobrine被Notch挡得严严实实,这下是连叫人也没可能了。

“……我说,Notch,哥哥,我也很喜欢你,对兄长的喜欢,”Herobrine连声音都是在颤抖着,尽力才不让自己咬到舌头。说违心话真是难受,平日里完全不可能说出的话语在此刻被迫一字一字的挤出,“够了吗?让我出去。”

青年晃了晃身子,然后栽倒在他身上。

今晚的第二份大礼。

Herobrine和同窗打好招呼,拖着昏睡过去的Notch回到了父母家。

然后第二天就在外面租了房子,以及Notch醒来时发现他柜里的红酒全都神秘的失踪了。


评论(7)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