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點六十一分

Er.
輕微的cp潔癖.但對家不開車都能接受.

Nest Step

接上

Happy Starting

预警。CP向Blitz xBandit。OOC。

————

他们这是确定关系了吗?

 

第二天Dominic依旧是像原来一样,简单地打了个招呼,在他还在穿衣之际留下一个渐行渐远的背影。他奢望的太多了,难以捉摸的电兵能答应他,这本身就是个奇迹,Elias都没注意到自己叹了口气,表白时的无畏现在发酵成后怕与无数疑问,让他不安。

 

事实上这个表白太仓促,对方的回答也太模糊,他们都在自己规划出来的圈沿试探。他们的圈相交了吗?……很碰巧的,今天Dominic的安排是去靶场,而他则是要同其他九人进行一次模拟演习,实验一下新的战术规划。他怎么就走得那么早,现在这个问题要困扰年轻人一整天了。

 

烦躁的一天从清晨开始。Elias试着扯平被自己抓皱的衣角,上面的折痕有点像他的心情,乱作一团。

 

————

 

Elias拖着疲惫不堪的、似乎不属于他的身体敲开房门。演习比他曾预料的激烈地多,一切都结束后他才知道这次是针对训练防守方的强化演习。把Elias踢出局的是他的另一名男性队友,尽管速度提了上去行动不再迟缓,但来不及说出的疑问,还有昨晚的事让急于拨开迷雾的年轻人无法不分心。这给了猎手机会。

 

如果Marius在这一定会问他前因后果的。他这么想,但眼前出现的是明显把自己打理完,穿着宽松的便服,在十几小时前令他郁闷与烦躁的元凶。Dominic靠在椅背上,头发还湿着,左腿上随意搭着条毛巾,带着枪茧的手指和一本边角发黄的书压在其上。他从那双眼睛里也读出了疲倦。

 

“你来了。”Dominic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就像它本身的价值一样干瘪,那双眼睛也在打量他。在这注视之下,Elias有种被剖析的异样感觉,但强盗先生眨了眨眼,那种介于压迫感和被透析感间的感觉又消失了。

 

然后他抓起毛巾,扔在Elias的胸口上。“先去洗澡。我有事和你说。”

 

“……毛巾是干净的。”沉默了一会儿,他又补上一句。

 

————

 

他又无意识地按照Dominic的指令行事,当Elias打开莲蓬头,微凉的水雾把他拢住的时候,理智暂时压过疲倦狠狠咬了一口他的大脑。但这感觉没有特别糟糕,尤其是在看到Dominic也显出一副心事重重(从他和平日完全无二致的表情和Elias单方面看来)的样子,总之,这时候选择顺从对两个累坏了的人来说更好。

 

他把香波搓出泡沫,抹在肩上,顺着手臂往下。

 

这么正式的谈话,希望不是又一个恶作剧。他可担心了一整天。

 

————

 

他再次看见Dominic的时候对方手里又多了支未点燃的烟,目光从书页上缓缓抬起。他该说些什么,又或者做些什么,而不是木讷地站着。

 

“过来点,”他把书放在一边,并没有看向另一人,指甲刮着烟蒂的海绵芯,“你站得那么远,可能会听不清我说什么。”

 

“我想过了,关于昨天的,事。”这个代词在Elias心里亮起红灯,他跨出的两步显得小心又谨慎,仿佛身处雷区。“试用期不够准确。和我建立关系,要承受的代价就是随时可能失去它。”他又走近了几步,现在距离近到他可以听见Dominic每一个音在喉头的振动,他的生命之声。“……我不确定,不能做出保证,同时也缺乏信心。”现在他能听见每一个字背后都是一阵心悸。

 

我不确定。

 

他在强迫自己敞开被禁锢住、重重锁链封死的屏障后仅存的隙地。

 

会谈结束。Elias俯下身,做了他力所能及的一件事。他不介意多给些拥抱。“我还有机会,对吧?”

 

他知道Dominic答应他了。

 


评论(10)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