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點六十一分

Er.
輕微的cp潔癖.但對家不開車都能接受.

Miaow

似乎白白的,软软的棉花糖先生很喜欢小动物。

Alan呆站在原地,看着面前的人伸手,很是开心地抱起毛绒绒的小家伙。他说不清这是一种什么感觉,就像是温室里的花苗突然失去庇护而失水蔫掉,皱皱巴巴无精打采;又好像是他已经习惯了被人注视,冷落来的措手不及,刚刚被另一人捂暖的指尖慢慢冷却下来,所以他把手揣进了口袋。冷风吹过,裸露的后颈感到些许凉意,他下意识地瑟缩起,考虑要不要把兜帽和拉链全都拉起来——

“Hey,dude?”

Alan走神了,绝对的。

带着头罩的青年早就转过身,袖口和衣领沾了点细碎的毛发,他正在试图将它们清理干净,但总有一些还是固执地黏在他的衣领上。大男孩只好理理自己的衣服下摆,至少这样不会看起来特别狼狈,棉花糖先生抬起头,又看见了一只小猫咪。

Hmm,黑色的毛绒绒小猫咪

挪威男孩自身略带些忧郁的气场和失神的样子不能再般配,那双漂亮的眼睛被盖住了一半,视线因此向下压去,宽松的卫衣反而将他的身形衬得更消瘦了些。这样子活像只没人宠爱孤单伶仃的小黑猫,不是吗?

Chris突然开始后悔起来,刚刚那一声下意识的询问唤回了小黑猫的意识,现在他又是那个不甚言语的挪威大男孩了。棉花糖先生走近了一些,他用自己的手包裹住泛凉的指尖,任由它们伸进自己的面罩,贴着他的脸。

呼出的热气逗得大男孩发出轻笑。

“Golden Retriever*.”

“Woof.”

——————————

*金毛寻回犬。

评论(11)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