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點六十一分

Er.
輕微的cp潔癖.但對家不開車都能接受.

今天是什么好日子,一打开lofter就有神仙关注。

感动。

是MOB亮。

警告在图里。一辆黑泥车


关于收容失效的分级不是了解很多,了解的朋友请私信我。

论同人读者与同人作者

Mark
用以提醒他人和自己。

McMurphy_极地行者:

艾莉El!e茗:



希望每位有心人都能攀登上审美艺术的高峰。



萧昱然🐓:





强调:以下内容仅为我个人从自身作为读者和作者两方面出发,长期以来,在阅读和写作中所得到的一些感想。并不针对任何CP和作者。



当然,如果你能对号入座,就更好了。因为我就会选择给自己对号入座。对我来说,写这篇文章也是自我的一种反省,希望未来我能有更大的进步,警钟长鸣,以免成为我不想成为的那种人。...

别人写战争背景的同人都在想怎么完善剧情联系世界观。
我:不就是个谈恋爱吗。噼里啪啦上千字片段描写。
(………)

Nest Step

接上

Happy Starting

预警。CP向Blitz xBandit。OOC。

————

他们这是确定关系了吗?


第二天Dominic依旧是像原来一样,简单地打了个招呼,在他还在穿衣之际留下一个渐行渐远的背影。他奢望的太多了,难以捉摸的电兵能答应他,这本身就是个奇迹,Elias都没注意到自己叹了口气,表白时的无畏现在发酵成后怕与无数疑问,让他不安。


事实上这个表白太仓促,对方的回答也太模糊,他们都在自己规划出来的圈沿试探。他们的圈相交了吗?……很碰巧的,今天Dominic的安排是去靶场,而他则是要同其他九人进行一次模拟演习,实验一下新的战术规划...

Call my name plz

*CP向Blitz x Bandit.车注意

*OOC。

*黏黏糊糊()

*是交群里的党费(。


https://shimo.im/docs/Ls2AvlMGrngj42KI

链接已补档

想入新的邪教了。

狮子和电兵,大概是两只猫科动物(

(醒醒,别的坑填完了吗

一个走心但没成功的片段

是刚刚那篇Blitz x Bandit
哨向世界观,双哨预警。

被吞了。
微博链接走评论。

腿肉不好吃。

希望有一天能把自己脑子里的东西原封不动地写出来。(梦里

和Arc交流了一下脑洞!她的bliban是直击心灵的相处感觉!!(语无伦次)

——

“我得走了,他们似乎来找我了。”

“所以你是想要个告别吻吗?”

“*CHU-”

(*亲吻的音效)

First Step

——#Elias * Dominic#——

无脑产物注意。随处可见的OOC。

对不起,我只是想宠他。


       Dominic还记得当初Elias向他告白的场面,两个人都愣在原地,后者因为他算得上是惊讶的表情而显得局促不安,但是那双蓝眼睛却紧盯着他,并试图从他一贯架起层层防线的平静眼神里捕捉到什么一瞬的松懈。他怎么可能会给这个人机会。“你不是交过女朋友吗?为什么紧张得像个小男生。”像这样含糊过去是最好的选择,然后他可以趁着那双眼睛流露出受到伤害的意味时再往这个失意人心里插上一刀,“对不起,我们不合适。”又或者是“抱歉...

(Blitz x Bandit) 预感(上)

我好像没有保姆一类的兼职。——该死,他到底喝了多少?


Elias有些迷糊地想着,酒精几乎渗透到他的全身,以至于走路都是一摇一晃地有些艰难。事实上他还没有那么不清醒,只不过肩上多的负重让他很难维持平衡。他正背着Dominic,那个总是不动声色对他恶作剧的家伙。意识到这点,本就醉得不轻的年轻人脸上又多了几分红色,这家伙还真是个混蛋。


让这暴徒自生自灭得了。酒精催促着血液循环加快,冲动裹挟着无名愤怒在他脑袋里汹涌。他低声暗骂,是醉倒的人无法意会的,但他还是感到这人的呼吸似乎在报复性地擦过颈侧,不再有出勤时的厚重护甲包裹的地方一阵火烧。年轻人不由得瑟缩了一下。他停下...

Miaow

似乎白白的,软软的棉花糖先生很喜欢小动物。

Alan呆站在原地,看着面前的人伸手,很是开心地抱起毛绒绒的小家伙。他说不清这是一种什么感觉,就像是温室里的花苗突然失去庇护而失水蔫掉,皱皱巴巴无精打采;又好像是他已经习惯了被人注视,冷落来的措手不及,刚刚被另一人捂暖的指尖慢慢冷却下来,所以他把手揣进了口袋。冷风吹过,裸露的后颈感到些许凉意,他下意识地瑟缩起,考虑要不要把兜帽和拉链全都拉起来——

“Hey,dude?”

Alan走神了,绝对的。

带着头罩的青年早就转过身,袖口和衣领沾了点细碎的毛发,他正在试图将它们清理干净,但总有一些还是固执地黏在他的衣领上。大男孩只好理理自己的衣服下摆,至...

一些你可能会需要的写作方法与练习方法

m

咸鱼罐头:

码住

棉尾兔的灌木丛:

    我自身的写作水平并不高,我能提及的都是与同伴多次讨论后总结出来的方法和结论,今天整理一下。

  

    每个人写作偏好都有不同,我所习惯的并不一定你会习惯,因此,请谨慎选择你需要的部分,并感谢理解。

  

    只谈方法,最简单的“你可以怎样去做”,不讨论理论性、技巧性、和态度相关的东西(虽然多少可能会提到一点)。

  ...

能有你們喜歡我真是太好了.

暴風式哭泣.

莫里森你需要SPA:

垂着耳朵的白兔先生♪:

是这样的!!!超级喜欢大家的评论;w;撒泼打滚求评论啦!大家多陪我玩噢!

诫临:

水平一般能力有限,能承蒙大家厚爱真的很感谢,谢谢喜欢我的各位!

K_Alfa:

谢谢你们一直都在。我真的不是个很好的人,有的时候很啰嗦,lof上也杂乱无章,但我一直都会好好看每一条评论,每一个小红心小蓝手,生活里不顺的时候总觉得可以躲到这里来什么都不怕。超爱你们的,真的。

智取小小苏:

Whisper~想当甜饼生产商:...

今天份的摸魚
1p臆想的幼體大導師.碎髮糊得要死.
2.3p是眼睛未上色/上色的差別[雖然根本沒差

Altaïr他眼睛怎麼那麼漂亮的qqq
畫不出來感覺.鹹魚癱.

不能在你的同人文章里出现的东西,除非你就是为了OOC

Mississippi Kingfish:

原po说得好。不过那么一说我觉得我自己写的也有点OOC。。。不过作为一个直男我相信我不会有把男人写成姑娘的可能。


极光之谣:



啊,真是说出了我想说的。


Anttna:



待补充



此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还有许多吐槽和黑泥,且主要针对欧美slash同人。若有补充及疑惑请尽管留下评论。...






假裝乖巧(

太太的喵泰尔可爱炸了.我爱他.(

假裝自己更新了(

cp向NH.短打.來不及更正文當做補償x


睡著的貓和他.


Notch養了一隻貓,Herobrine知道.

貓咪的毛色比深沉的夜幕還要濃,不過沒有零碎星點.

Notch喜歡午睡,小傢伙也很喜歡.他們總是像相約好了似得在落地窗前的躺椅上入眠.Notch甚至都不用說,貓兒也會自己乖乖的跳到躺椅上,尾巴尖兒在身前一掃一掃的期待狀.

小傢伙很聽話,Herobrine總是能看見這小傢伙安靜的踡在Notch膝上,任由Notch幫它順著毛瞇著眼睛假寐.

這時候戳戳小傢伙的話,它會不滿的抬頭看看,瞇起的眼睛蒙著水澤比寶石還通徹,璀璨的金色化成了一灘陽光帶著點迷蒙.

Herobrine也真的...

一個無關劇情發展的番外.(下

兼職.(cp向NH

番外.年齡操作

ooc

一輛小破車

已補檔.

看別人開車得心應手.結果自己開一臉蒙圈.

我是誰我在哪今晚吃元宵嗎(x

一个无关剧情发展的番外(上

兼职。(cp向NH

番外。年龄操作。

大写的OOC


入夜。

或许他该庆幸教师办公室装了空调,否则面前这个没什么耐性的大人模样的孩子肯定呆不了这么久。嗡嗡运行着的机器源源不断制造着暖气室内温度还算适宜,至少Notch只穿着件衬衫都没感到多冷。手头的工作目测一时半会儿解决不了,但他有那个耐心——毕竟这就是他的目的。Notch用空出的左手撑住脸颊似是沉思状,悄然掩去自己快要露出的笑意。

已经很晚了,这点光是从已经漆黑一片的窗洞便可看出。屋内灯光充足至于玻璃上也蒙了层反光看不真切外面究竟是星点还是路灯昏黄光晕。

他根本不必去看身旁正接受无声惩罚的坏学生是什么表情,他很清楚这

[NH]兼职

避雷

CP向NH。人物私设多ooc有。校园AU。

补上一句咱的N……还是给他头发吧。

你们不心疼他我心疼H的眼睛。他都白内障了你们还要让个大功率电灯泡一天到晚在他周围晃。简直惨无人道(。

如能接受的话那么请往下↓

-------

3.

Notch在法律意义上是他的哥哥,这点没的说。虽然在Herobrine的眼里他更像个保姆。

至于他们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Herobrine感到有些恍惚。

地铁到站,人潮涌动。

那是他高中的毕业聚餐。刚成年——甚至还未成年的一群孩子举起盛着颜色各异酒水的杯子,觥筹交错间抒发着对未来的向往。

他当时只是怕自己不胜酒力,面对聚众狂欢的正处叛...

[NH]兼职

*避雷

cp向NH.人物私设多ooc有.校园AU.字数可怜.这文没有大纲长短随脑洞.可能有很长的预热.因为这儿是个写戏的所以写文笔废[?

如能接受那么请往下↓


--------

1.

真正意义上新的一天。

穿戴完毕拉开房门,不出意外自己名义上的兄长正在厨房忙着煎培根。今天貌似还有奶制品,浓厚的奶香味从半开的雕花移门毫不吝啬的满溢出,混合着油脂的香味有一种说不出的奇怪感。

Herobrine皱了皱眉,

“Notch。你没开吸油烟机?”

厨房里默不作声的人咳嗽了两声,然后便是滴的一声提示音。

果然还是个笨蛋。安静的在洗手台前往牙刷上挤着牙膏的Herobrine这么想。...